完美人生_尾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尾声 (第1/3页)

  2012年10月初的某天。

  顺天府某中学教学楼。

  梆梆梆,有人敲门。

  “进!”

  门被推开。

  办公室里的老师们偶尔抬头,晃了一下,定睛再看,不由得愣住了。

  一个漂亮到不像话的女孩子走进门来。

  “请问哪位是初二三班的何老师?”

  “这边!”

  坐在办公室靠里面的初二三班班主任何应元正在批改作业,闻言赶紧抬起头来,看见又是那位大明星王靖雪过来,他赶紧站起身来,“王小姐好。”

  这个时候,办公室里的气氛多少有些诡异。

  别管男的女的,好几位老师都悄悄地抬头打量她。

  几个在墙角被罚站的孩子也都扭过头来看她。

  她面容平静地走过去,连看都没看那边的一帮小家伙,只是冲何应元老师露出一个笑容,平静地说:“对不起何老师,又给您添麻烦了。”

  何应元摆摆手,无奈地笑笑,说:“没事儿!请坐!”

  王靖雪坐下,这才扭头看向墙根的几个孩子。

  李射声领头,有点害怕地低下头去。

  他虽然也怕他爹,但更怕这位雪姨。

  他爹的女人一大堆,但几乎是各有各的一摊子,他作为家里的大哥,他爹李谦的长子,现在下面的弟弟妹妹一共六个了,也陆陆续续都开始上学了,学校里开个家长会啊,孩子们犯错需要叫个家长之类的,爸爸很少有空,妈妈们也不是时常有空,怎么办?只要谁的妈妈没时间,就是这位雪姨跑来处理。

  一来二去到最后,学校的老师这边把电话打到李谦那边,秦诺或者方盛楠接了,就直接先把电话打给王靖雪了。只有王靖雪没在顺天府的时候,才会找他们的妈妈——这位“雪姨”,好像成了李谦所有孩子的正牌老妈。

  孩子们又尊敬她,又多少有点害怕她。

  当然,李射声觉得,今天的事儿不怪自己,所以低头片刻,他又昂起了头来。

  他身边的李茶已经弱弱地叫了一声,“雪姨。”

  王靖雪冲她露出一个笑容。

  李射声也跟着叫了一声“雪姨”。

  王靖雪冲俩孩子点点头,然后转向何应元,问:“又打架了是吗?”

  何应元叹了口气。

  这次还真不能完全怪李射声。

  李茶跟他同岁,兄妹俩今年都读初二了,作为李谦和何润卿的女儿,小李茶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现在初二了,开始稍稍展开枝丫,同龄的小男孩有很多爱慕她的人,知好色而慕少艾嘛。今天就是有个别的班的小男孩大胆地冲李茶表白了,把李茶给吓哭了,李射声这个当哥哥的听到消息,当时就跨班级追打。打得那小男孩鼻青脸肿的。

  王靖雪听何应元说了这事儿,有点无语。

  按说呢,他俩虽然不是一个妈妈的,但毕竟是亲兄妹俩,而且平常李谦很在意处理他们这些孩子之间的感情,老是抽时间就把大家聚到一起,李射声和李茶是年龄最大的两个,彼此关系不错,现在哥哥保护妹妹,要说触犯了学校的规矩,是肯定的,但要说犯错,家里还真是不能责怪他。

  当然,这家伙就是个出头鸟,天不怕地不怕的,每个学期都得跟人打几回架,倒也不必单说这一回就是了。

  等到对方家长随后也赶来了,怎么办?王靖雪向何应元道歉,承认李射声打孩子不对,但她却并不认为对方挨打的那个孩子就值得自己道歉。

  既是巧合又不是巧合的是,对方家长是李谦的粉丝。

  听说自己儿子居然去追求女同学了,他先是哭笑不得。看见王靖雪,听见那俩孩子都姓李,他隐约猜到那小兄妹俩应该是李谦的儿女,又兴奋到了不得。

  于是,那当然,逼着自己儿子向人家小女孩道歉,然后,他要到了王靖雪的签名——这个年龄段的李谦的粉丝,别管是歌迷也好,还是影迷也罢,对李谦的家事多多少少都从媒体的报道和粉丝们的传播之中知道一些,而且与此同时,这一代人,也几乎都是听着廖辽、周嫫、王靖雪和谢冰他们的歌,看着李谦的电影长起来的,是李谦的歌迷,就有不小的可能是王靖雪的歌迷。

  一场学生打架的风波,就此无声消弭。

  大家算是和解了。

  等到处理完了,何应元答应不给孩子记处分,对方也不要求王靖雪带着看伤,事情算是了结了,正好也该放学了。

  于是王靖雪起身,向老师道了谢,一手牵一个,拉着俩孩子出了办公室。

  学生和家长刚走,办公室里的老师们就忍不住兴致勃勃地讨论起来,还有人问何应元,大家关注的问题有两个。

  第一个,王靖雪到底嫁给李谦没有,为什么李家孩子出事儿,老是她这个大歌星负责出面解决?

  第二个,看资料,王靖雪今年应该得有三十大几了吧?怎么看上去还跟个二十来岁的女孩似的,那么年轻?

  显然,他们不可能得到真正的答案。

  王靖雪领了俩孩子出校门,上了车,让司机直接开车回家。

  何润卿去美国了,周嫫的巡回演唱会马上要开始,她俩实在是不太顾得上这两个小家伙,所以最近这段时间,王靖雪这个“托管妈妈”甚至是干脆停下了自己的新专辑制作,来负责带孩子。

  现在李谦和王靖露那个庄园式大别墅里,住了包括王靖露的一儿一女在内的六个孩子,也就是谢冰生的那个小家伙,现在还太小,当然是不可能离开妈妈的。

  而为了这个小家伙,谢冰现在也已经接近半退役了。现在她带着孩子和保姆等,还有她的妈妈,一大群人已经跑去法国的酒庄住了好几个月了。

  大家都坐进保姆车里,王靖雪柔声地劝慰了李茶几句,又摸摸李射声额头上的一块淤青,问他:“疼不疼?”

  李射声一副男子汉的样子,大大咧咧地说:“没事儿!”

  王靖雪笑笑,问他:“身上有哪儿被打着的没?让我看看。”

  李射声当时就不满地说:“就那小子?打我?眉头这点儿还是我打他的时候使劲儿使猛了,让他小子一闪,磕了一下,他能打着我?”

  王靖雪无奈苦笑,李茶笑嘻嘻地看着自己的哥哥,抱住王靖雪的肩膀,说:“雪姨雪姨,哥哥很厉害的,追着人家打!”

  王靖雪揉揉小丫头的脑袋,冲李射声叹口气,“先别逞能了,等你爸回来,看他怎么说吧,做好思想准备,他还有三四天就回来了。”

  李射声顿时就蔫了。

  其实雪姨虽然也让他畏惧,但是跟面对其他人的时候习惯冷着脸面无表情不同,一直以来,雪姨面对李射声他们这些李谦的孩子,都是很温柔的,所以李射声这样的小刺儿头,虽然也怕她,但其实也爱她。

  但李谦不行,李射声再刺儿头,也怕他爹。

  关键是别人家的老妈,一旦碰上老子打儿子,多少都会护着点儿,至少拦着点儿,但他的老妈就不会。李谦要是瞪眼,周嫫就在旁边怂恿,“打他!打他!”

  虽然最后往往李谦被气笑,往往打不成,而且李谦也不舍得真下手打孩子,但架不住李射声是真的害怕呀!

  然而,有办法。

  李射声嘿嘿地笑着,看着王靖雪,说:“雪姨,你真漂亮,比我妈漂亮!”

  王靖雪笑笑,不理他。

  李茶探头看他,刮刮脸。

  但很快,小丫头就抱着王靖雪的胳膊,说:“雪姨,我也觉得你漂亮。我长大要是能有你那么漂亮就好了。”

  王靖雪又笑笑,揉揉她的脑袋,柔声道:“你长大了肯定比雪姨漂亮。”

  等车子回到家,出发去接李承志,和另外两个幼儿园的小家伙的车子也已经回来了,大家听说李射声今天在学校打架了,纷纷一脸佩服地看着自己的大哥,李承志还屁颠屁颠儿地追着李射声,追问打架的细节。

  王靖雪看着他们小兄弟姐妹们之间的热络,脸上不由得就露出笑容来。

  小孩子饿得快,顾不上等人,于是就每天都安排他们先吃饭。

  中午的时候,周嫫的电话打了过来。

  过去她俩相互之间交集不算多,最近两年因为李射声老是由王靖雪负责托管的关系,倒是熟悉了不少,也亲近了不少。

  但两个性子都有点冷淡的人,关系实在是很难太过亲密。

  周嫫问了几句,王靖雪简单把事情一说,那边就挂了电话。

  打架而已,周嫫都习惯了。

  李射声从小就性子刁钻,愣是跟别的孩子不大一样,甚至可以说,跟李谦骨子里的那种彬彬有礼,那种谦逊低调,是完全的不像,而是像足了周嫫。

  桀骜而张扬。

  不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