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道长生_第九章 高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九章 高人 (第1/3页)

所谓文玩天下,自古时起便风气甚浓。葫芦、核桃、紫砂、折扇、笔筒、玉石等等,数十种小器各有其道,痴迷者众多。
  玩香,便是近年兴起的一个门类,认知少,精进难,价格又偏高,拥趸比较固定。其中又分两种:一种是喜好手串,亲自去产地收料,捡起一块或真或假的原香料,跟赌玉类似,考的就是眼力和运气。
  另一种是偏好熏香,寻到上好的线香、丸香、散香,在静室以铜炉熏之,或独自饮茶,或三五好友相聚,乐在其中。
  而无论哪一种,都与制香无关。因为制香是手艺,是道行,玩香却是生活情趣。
  沉香是极其名贵的香料,且有很高的药用价值,这点毋庸置疑。只是到了近代,被一些炒家疯狂营销,好像变成了天材地宝一般。
  按照业内习惯,沉香一般分倒架、水沉、土沉、蚁沉、活沉、白木,奇楠七种。
  白木最廉,奇楠最珍。至于水沉,通常有两种说法,一是指香材倒伏埋在沼泽里,经生物分解,再从沼泽区捞起来。一是指香材的密度大,可以沉入水中。
  不管怎样,都是比较珍贵,也比较常见的一种。
  曾月薇送的这串珠子,属于高品相,少说得几十万冒头。曾国祥对子女的管教颇严,少有浪荡放纵,她掏出这笔钱,怕是刀刀见血了。
  不过也正因如此,才令席间众人吃了一惊,立时高看。
  她也暗自得意,听老太太问及,便笑道:“对啊小飞,你准备了什么礼物,拿出来让我们见识见识?”
  “呃……”
  曾书飞还没动作,李梦倒是心惊胆颤。她家也算小富,但结构简单,从没有这种狗屁倒灶的烂事。姑娘又不傻,自能感受到桌上的明枪暗箭。
  她不懂香,只觉着那香囊是一堆蒙人的破粉,顿时紧张不安,为男朋友担忧起来。
  “我今天带小梦去爬山,无意间看到这个清蕊香。我觉得味道很特别,就买来给奶奶瞧瞧。”
  说着,曾书飞也摸出一个小盒子,起身递了过去。
  “哦?”
  老太太接过,见里面是只深蓝色的香囊,做工粗糙,还不是用绸缝的,仅仅是一块破布。她心下好奇,随手打开盒子,低头一闻。
  就这么一下,顿觉一丝清甜沁入心脾。刹那间,仿若此时此地,此情此景,所有的一切都隔离开来,唯独自己被悠然素雅的味道萦绕于身。
  更奇妙的是,这股悠然中,还带着隐隐的高绝之意。
  话说品香有三境,品料,品味,品意蕴。甄鉴原料,赏玩味道,感悟意蕴,三个层次逐渐提升。前两者都是有形的,可描述的,后者却各凭心境,尽在不言中。
  老太太手里的这个香,正是有意蕴的。清蕊清蕊,恰若一位山中高士,不理尘埃,绝世独立。
  “……”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